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幻想小精灵 > 第七章:缘分破灭
    仙女龙,做为人形小精灵,高傲的龙族,同时又具有极高智慧,和真正的人类大小姐,性格上恐怕没什么区别。

    她骄傲的对少年说着:

    “让我成为你的初始小精灵吃苦,那是不可能的,初始小精灵是训练家第一只精灵,野外,保护主人,和野生小精灵战斗……嗯,这个你可以自己上……不过面对其他人的挑战,就必须我出战了。”

    “和什么清水鸭、烈火鸡、电波鼠那些初始小精灵战斗,我丢不起那个脸。”

    “而且……”

    仙女龙挑剔的打量着白希的衣服质地:“看你似乎也没什么钱吧,在人类的社会里没钱是不行的,难道你让我,跟你去精灵中心吃那些免费,难吃的能量块吗?”

    “不是。”

    白希连忙说:“我可以摘野生的树果给你吃,而且,我用树果做的点心很好吃的!”

    “我的天……”

    仙女龙吸了口冷气,然后有一些崩溃的用手扶住脑门:“让我吃树果?那样,我和野外小精灵有什么区别?要你这个主人又有何用?算了,毕竟你现在的档次很低,不说这些。”

    “我给你一个机会,等你获得了4枚,挑战精灵道馆胜利的徽章……”

    “那时,我就跟随你。”

    获得1枚、2枚徽章都不容易,更不要说4枚,能达到那个地步,意味白希,已经是一名强力的训练家,而且那样的身份,也代表了社会地位,钱财同样不会缺乏。

    仙女龙的想法,无疑非常美好。

    这样她还可以在野外,自由自在逍遥的玩一段时间,等玩够了后跟随成长起来的白希,也算得到一个不错的归宿。

    如果成长不起来,那自然是一切休提了。

    给对方,一个希望,反正不会吃亏。

    “4枚徽章?”

    “没问题!”

    白希伸出手抬在面前:“那么拉钩,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

    仙女龙从半空落下,依旧是赤足踩在地面上,走到了白希前方,也伸出了一根白嫩嫩的手指。

    “拉钩。”

    少年与小精灵的手指拉在一起。

    “加油!”仙女龙淡淡说着,说出这鼓励的词,以她的性格似乎有一些不好意思,脑袋微微的歪向一旁,脸颊也有一点点发烫。

    “一定会的。”

    白希用力的点了点头,一股微微的暖流,在心中荡漾。

    这时他听到翅膀拍打的响声由远而近,转头看去,太阳升起的地方,一只雪白的天马正在飞来,天马上坐着一名金发青年,白西服,英俊的面容,沐浴着朝阳,好像镀上了一层黄金的颜色。

    “仙女龙!”

    兰斯有一些惊喜,不枉花费重金买来的情报,不过看到这只认为是囊中之物的小精灵,与一名少年,手指拉在一起,他的脸色有一些难看,用手表从远处探测了一下。

    “还好,没有主人。”

    天马落在地上,兰斯抬起腿,从马背胯下。

    “美丽的小姐,你好。”

    并没有去在意少年,明白仙女龙和人类女子的思维没太大不同,兰斯用了“小姐”的称呼,他做了一个上层社会贵族才会行的礼节,微笑着介绍自己:“我是金银市兰帕尔家族之人,兰斯·兰帕尔。”

    “金银市?”

    仙女龙知道这是一个极繁华的大城市,不是枫叶小镇这样的地方,她曾经向往过在那样的城市生活,但是,做为一名小精灵,担心落入居心不良的人手中,所以不敢进入。

    而兰帕尔家族,更是让仙女龙眼中,闪过一道光芒。

    大陆一流的家族,并且,还是大名鼎鼎的御龙家族!

    两只准神:金火龙、水银龙!仙女龙同样是龙族,但她明白自己与准神的差距,不说是天渊之别,但至少准神可以勉强与神过上几招,她若是面对神灵,一下就会被秒。

    这样尊贵的家族为什么会来这里,是找自己的?

    想到“御龙”的称号,仙女龙的心猛然一动,做为一名野外小精灵,从幼女龙进化到淑女龙,又从淑女龙进化到完全体,经历过不少也有一些孤独了,想找一名主人依靠。

    不然即便白希有一些潜力,又展现了决心,她也不会给对方任何机会的。

    现在……御龙家族!

    她不着痕迹的将拉钩的食指,从与白希手指的交缠抽回,仔细打量兰帕尔家族的青年,大约20岁,金发、灿烂、英俊,脸上带着阳光笑容,明显是手工制作价格不菲的西服,钻石切边的眼镜又增添了一抹儒雅。

    看到仙女龙,眼睛中绽放出的心动,兰斯脸上的笑容更愉快了,他继续介绍,自己的尊贵身份:

    “另外,鄙人是兰帕尔家族这一代的继承人,也是未来的当家人,同时,也是未来金银市精灵道馆的掌门人。顺便说一下,现在的道馆掌门人是家父。”

    “继承人、当家人、掌门人!”

    这三个词语,好像重锤般,敲打在仙女龙的心上。

    白希皱了皱眉,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虽然早就知道仙女龙的美丽,现在亲眼所见,你的美丽仍旧超出了想象,我身上,有一件物品。”

    兰斯从储物手表内,取出了一只项链,细细的白金链很素雅,但链条下方缀着一枚指甲大的水滴钻石,在阳光的照耀中,闪烁出了让人迷醉的耀眼光芒。

    “这是金银市,专门从宝石国获得的顶级晶钻原石,由珠宝大师莫丽莎夫人亲手切割、打磨,九心一花,名为‘花之泪’的钻石项链。”

    龙族对亮闪闪的东西原本就喜爱,何况是爱美的人形雌性仙女龙,当她看到这一颗光芒灼灼的硕大钻石时,眼睛几乎挪不开了。

    “花之泪,在我身上已经很久,但直到今天才找到了它真正的主人,也只有仙女龙的美丽,能和这一颗钻石相配,这位小姐,请允许我为你系上项链,为你的美丽,增添一分动人的光彩。”

    兰斯用手托起项链,微笑着走向仙女龙。

    “啊?那个……怎么好意思,这么珍贵的钻石……”仙女龙的心中有一些慌乱,无论是做为龙族的高傲,还是做为少女的矜持她都不能随随便便,接受别人的礼物,但是……

    好漂亮的钻石。

    “等一等!”

    白希挡在了仙女龙前方。

    “他是谁?”

    兰斯看向阻拦自己的少年,询问仙女龙。

    被白希挡住的少女,龙翼微微的扇动了几下,与少年拉开了一些距离,她的语气,明显有一些疏离的说着:“是一名新人训练家。”

    感受到仙女龙话语之中的疏远,又看见她拉开距离的动作,白希的脸色,一下变成了煞白。

    “是你的主人吗?”

    明明用手表的图鉴探测过,无主精灵,但兰斯·兰帕尔还是故意询问。

    “当然不是!”

    仙女龙连忙回答,撇清关系,这时她发现白希的脸色,稍微有一点心虚的说:“那个,你不要小看他,其实他有一些潜力的,所以我和他做了一个约定,只要未来,能得到4枚道馆徽章,就成为我的主人。”

    “潜力?”

    担心青年因为随便和别人结下约定,小看自己,仙女龙又连忙道:“他的梦想是成为精灵王。”

    “精灵王?”

    兰斯不屑的冷笑了一下,瞟了白希一眼,随后又看向仙女龙:“做为御龙家族的继承人,我忠心希望你能成为我的精灵……你和其他小精灵不同,是有极高智慧的人形精灵,也是高傲的龙族,我是配得上你的主人,同样,你也是配得上我的精灵。”

    “一般来说,收服野生小精灵要战斗,但面对一名美丽可爱的少女,战斗,并不是绅士的做法,所以我用这一只项链,代替战斗,这,就当成我给你的聘礼罢。”

    “代表我的真心!”

    兰斯再一次向仙女龙走去,脸色苍白的白希,没有再阻挡。

    仙女龙感觉有一些恍惚,等回过神,花之泪已经戴在了白皙的脖子上,看到兰斯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她有些羞涩,龙族的自尊泛起扭结道:“这,是不可以的……毕竟,我和他有了约定。”

    “可爱的女孩,真是傻乎乎的呢,这么轻易就被别人骗到了,放心,做为你的主人,我会为你,解决这个麻烦。”兰斯似乎有一些无奈,宠溺的捏了捏仙女龙的脸颊,随后转头看向白希,微笑的表情瞬间变得冷如冰霜。

    “新人?没踏上社会,没经过磨砺,永远不知天高地厚。”

    兰斯·兰帕尔的身高足有1米8,比15岁,只有1米6的白希高许多,他居高临下的俯视少年:“我没兴趣知道你的名字,因为你,没资格让我知道名字,不过现在,我要教你一些道理!”

    “这个世界,人与人之间,无论身份、地位、金钱、权势,还有实力,是不公平的。”

    “有的人,一出生就是明珠,而有的人一出生就是沙砾,做为一流家族的上等人,仙女龙跟随了我,能戴最名贵的珠宝,享受饲育家制作的美食,居住富丽堂皇的别墅,而不是狭小的精灵卡空间。”

    “而你,新人训练家,普通平凡,这个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甚至不知哪一天,会死在野外!想成为一名尊贵龙族,仙女龙的主人?你有什么资格?你又拿什么养她?”

    “就凭你,所谓成为精灵王的梦想?”

    “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除了梦想,没有任何东西,就像灰尘一样毫无地位和价值。”

    兰斯毫不留情的,打击面前衣衫普通的平民少年,哂笑与冷笑融合的笑容下,是最为深刻的现实和冷漠:“人要有自知之明,否则踏上旅途,进入社会,会碰得头破血流。”

    “看在仙女龙的面子上,我指点你这些道理,否则,对于你这样身份的人,哪怕说话,我都会感觉到羞耻的。”

    “因为,那会让我——明珠蒙尘。”

    听着兰斯耻笑羞辱的话语,白希死死咬住嘴唇,双拳紧紧的握着,愤怒、失落和恨意混杂在一起,先前心中的暖流已经消失了,只剩冰凉,他的身体在剧烈颤抖。

    并不仅仅因为,兰斯的这些话,还有仙女龙的态度——哪怕曾经从孤儿院离开,一人在野地度过的第一夜,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冰冷、无助。

    “小可爱,你觉得呢?”兰斯转过头,看向一旁的少女。

    目睹白希痛苦的样子仙女龙心中,也有一些说不清的歉意,当然更多是后悔,要是兰斯早来一步没答应什么就好了,她犹豫了一下说道:“对不起,我们刚才的约定作废吧。”

    白希的心中,猛地一痛。

    先前,放下自尊的生平第一次恳求,还有结下约定时,温暖的喜悦,这一切都变成了可笑的回忆。尊严在兰斯和仙女龙一起的践踏下,丝毫不剩,他用力的攥着拳头。

    风斩螺旋也没能斩破的皮肤,现在因为手指的用力,指甲深深插入了掌心,一滴滴鲜血,滴落在地……

    看到这一幕的兰斯,露出了舒心的微笑,弱者,所具有的愤怒、痛苦,一文不值!而且他最喜欢看见这样的景色了,刚才,被精灵博士无情漠视的愤怒,也散去不少。

    “那个……兰斯主人。”

    为了让白希死心,防止这战力强大的人类弄出什么波折,虽然还没有用精灵卡封印,达成契约,仙女龙却直接称呼兰帕尔家族的继承人为主人了。

    她对兰斯说道:“你能不能……给他一点补偿?”

    “可以。”

    面对仙女龙,兰斯又换上了一副表情,优雅的微笑,浮现在英俊的脸上:“既然是你的要求,做为主人,我当然答应。”

    他抬起手,从储物手表中,取出一张金色的宝石卡片:

    金晶卡!

    “封印幻想小精灵的高级卡片,金晶卡,价格是橙晶卡的10倍,白晶卡的100倍!一些小镇的商店,也仅仅只有几张贩卖,普通平民,只能看一看,没办法得到的。”

    兰斯将金晶卡掷出,飞向了白希:“那些常规的小精灵,即便不经过战斗,这一张卡也能直接封印。拿去吧,这是来自上位者的恩赐,小子,你今天运气不错。”

    卡片撞在白希的身上,随后掉落在地,正落在手掌,滴落的血迹旁。

    白希抬起头。

    先前脸上的痛苦和愤怒已经消失了,变成了冷漠平静,似乎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和压抑……他张开口,缓缓的说着:

    “我的梦想,是成为精灵王。”

    “只要是梦想,就不会可笑!每个人,都有做梦的权利。”

    “至于能不能实现,那不是你能决定的。”

    “现在的我确实比不上你,也没有能力吸引到,高傲的龙系精灵追随,但是,我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有潜力、有梦想,这已经足够了!正因为每个人都能拥有,最平凡,才最珍贵。”

    “既然,你的家族是在金银市,下一次,我们就在金银市见吧,我会在金银市道馆,挑战你,堂堂正正的击败你!还有你的父亲,金银道馆的掌门人!”

    白希的目光,静静注视在兰斯身上,在瞳孔的深处,是少年的决心,和深深压抑的愤怒与疯狂。

    “挑战我?击败我父亲?哈哈哈哈哈……真是好笑啊……”

    兰斯哈哈的大笑着:“很好,你很有勇气,我好怕……但是,你能不能给我一个确切时间?若是我在金银市,苦苦等待几十年也等不到你,岂不是太让我失望了?”

    “一年!”白希一个字,一个字的用力说道,“一年内,我会到金银市,挑战你!”

    “一年内?”

    兰斯笑的更加肆意了:“哈哈哈哈……你现在有几只小精灵了?一年时间,你收集到6只能战斗的小精灵再说吧,希望到时候,我不会遇到什么小栗鼠、绿毛虫,游荡草,否则,我会笑掉大牙的。”

    “不过,小子,提醒你一句,金银道馆,属于上位道馆之一,要至少拿到4枚徽章,才有资格进道馆挑战,我不认为你会有资格——哪怕一辈子——有资格踏上道馆的战斗场!”

    “狠话谁都会说,但在我这样身份的人面前,说这些话,在我看来……”

    兰斯的嘴角,微微裂开,他的笑容也变得有一些残忍狰狞:

    “不过是败犬的哀鸣罢了!”

    “以后会怎么样,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白希淡淡的说着,他的面色,仍旧平静,但心中却有炙热的烈火在燃烧,他很想一拳砸在兰斯那英俊的脸上,但是……

    仙女龙已经认了对方当主人,挥舞拳头只不过是懦弱无能的表现。

    他要在金银市的道馆内,万众瞩目下,在仙女龙的面前,将对方堂堂正正的击败!

    白希的视线,从狞笑的兰斯又落回一旁的少女身上。

    “仙女龙,不是你放弃我,而是我放弃你!你,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初始小精灵!一起成长,一起经历风雨,一起度过酸甜苦辣,这并不是吃苦,而是羁绊,未来精灵王的初始小精灵,你当不起。”

    “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记住,我的名字叫:白希。”

    “你!”仙女龙涌起了愤怒,没想到,这个少年居然是那么不识好歹的人。

    白希垂下眼帘,看向地上血迹旁的金晶卡。

    “你所谓的恩赐还是收回去吧。”

    白希抬起了手腕,这一下,兰斯才发现对方戴的居然是价格昂贵,最顶级的储物手表,这种东西绝不是平民能买到的!他的瞳孔又猛然一缩,手表投射的光影中,显出10张卡片。

    也是金晶卡?

    仙女龙美丽的大眼睛,诧异的看着这一切,难道这家伙,并不是平民?难道他有着,什么隐藏的身份?

    想到少年,刚才的愤怒和痛苦,又想到白希说出的话,她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一些茫然了,难道自己,今天的选择错了吗?

    在她的目光注视下,白希留下了一个冰冷的笑容,转过身,一步一步,向山谷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