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铁血女兵 >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叶老头有个好孙女
    叶落潇眼带疑惑的看着她,那女生却是笑了,她走过来走到叶落潇面前,笑容温柔,“我是赵晓曼。”

    赵晓曼?叶落潇渐渐想起来,很久之前她们出国的时候,遇到过一次劫机的事情,那次绑匪的目标就是赵晓曼的爷爷,赵老,这位同时也是赵晓悠的爷爷。

    想起来的叶落潇顿时笑了,“我想起来了,你是赵晓悠的姐姐对不对?”

    “对,那丫头经常和我说起你,我这个姐姐都要嫉妒了”赵晓曼故作无奈地说道,她看向殷颂,微微一愣,“你们……”

    “我过来有事情,殷颂的妹妹是我战友,所以他来接一下我们。”

    赵晓曼点了点头,她又看了一眼殷颂,才笑着对着叶落潇说道:“我那边还有朋友,我先过去了,你走之前记得找我,我请你们吃饭。”

    “好。”

    目送着赵晓曼离开,叶落潇坏笑着看向殷颂,“你们两个,有点关系吧?”

    殷颂一愣,随即无奈的点了点头,“她是我未婚妻。”

    叶落潇当即捂脸,怪不得赵晓曼后来的目光变得有些奇怪,人家未婚夫来接女生,换谁都这样好吗?她都算平静的了。

    “走吧。”

    殷颂直接把她们带回了家里,殷家在部队大院里,两个人一下车就被院里的人围观了,第一次看到殷家大少带女生回来,还是一次就带两个,即便是知道他和赵晓曼的婚约,众人还是一副八卦的表情。

    殷颂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带着叶落潇和温言走进了自家的小院,正在院子里打太极的老人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到他们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叶丫头,温丫头。”

    “殷爷爷。”

    “来来来,进屋。”

    坐台客厅的沙发里,叶落潇捧着手上的热茶微微一笑,“殷爷爷,我们这次过来也是带着任务来的,所以有打扰的地方……”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殷老爷子摆手打断了,他故作不悦的开口,“叶丫头,我和你爷爷可是几十年的兄弟,你和我说打扰,和我这么客气不就是见外了?再说你和殷欣也是战友,你还帮了她那么多。”

    叶落潇无奈的笑笑,“那我就不跟您客气了。”

    “这就对了!”

    旁边的医生提醒殷老爷子该吃药了,叶落潇略微诧异的看着老人,心中一动,“殷爷爷,不介意我给您把下脉吧?”

    殷老爷子连犹豫都没犹豫,直接伸出了胳膊,倒是一旁的医生不乐意了,语气极为的不好,“这位小姐,你我不是医生,把什么脉?老爷子的身体有我们照顾,就不麻烦你了。”

    叶落潇理都没理他,抬手把手指轻轻的搭在了老人的手腕上,那医生见自己被无视,一下子黑了脸,还要说什么就被殷颂阻止了,他皱着眉摇了摇头,他记得听妹妹说过,叶落潇学了十几年的医,而且曾经在国外也获过很多的奖项,她应该不会乱来的。

    被殷颂阻止了的医生看着叶落潇的动作,眼中露出一丝嘲讽,他就不信这么一个黄毛丫头,能在医术上有什么造诣,尤其还是中医,他等着看笑话。

    叶落潇缓缓的收回了手,她看向殷老爷子,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殷爷爷,你最近这段时间是不是经常会感觉胸闷但是呼吸并没有受阻,只是在睡醒的时候偶尔会感觉眼前一花,有时候甚至有短暂眼前一黑的情况出现?”

    殷老爷子略微诧异的看着她,又看向自己的孙子,这才发现殷颂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她,原来不是自己孙子告诉她的,那就是她自己把脉把出来的?

    那医生却是冷哼一声,“这点病症任何一个医生都看得出来。”

    叶落潇仍旧没理他,她浅笑着看着老人,“殷爷爷,你是最近改练太极的吧?鹰爪功对于人体伤害还是有些大的,尤其是到老了的时候。”

    殷老爷子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爷爷和父亲,好像在老了的时候也和自己一样有过这种症状,所以他一度以为这是家族遗传病,也就没在意,结果现在听叶落潇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这么回事。

    那医生又想指责叶落潇的话,后者微微抬头,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你给殷爷爷吃的晚治标不治本,而且只能短暂的缓解症状,这种事情光靠吃药是解决不了的。”

    殷颂听到她的话心里顿时一急,“那你有办法吗?爷爷这种情况持续半年了。”

    “要是别的我不敢打包票,但是这个我拿手,以中药调理为主银针为辅,我师门有一位师叔擅长调理,我可以请他出山”叶落潇笑着说道。

    “这就太麻烦了吧”殷老爷子有些迟疑,他知道叶落潇的师门是少林寺,让少林寺大师下山帮自己调理身体?

    叶落潇耸了耸肩,“没什么麻烦的,估计我那位师叔快闲的长毛了。”

    殷老爷子听到她这个比喻顿时笑了,“好吧,就依你,叶老头还真是有个好孙女啊。”

    “以前人家都说我叶落潇有个好爷爷好父亲,没想到现在我可以听到有人说我爷爷有个好孙女”叶落潇笑着,殷老爷子哈哈大笑,“现在你可以当之无愧的说,你是你父亲你爷爷的骄傲!”

    叶落潇抿了抿嘴,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她要让当年那些说她有个好父亲好爷爷只能靠着他们的人,全都闭嘴。

    那医生一阵气结,他还想说什么就被殷老爷子摆了摆手阻止了,“殷颂,给你陈叔打电话,让他把人带走。”

    殷颂犹豫着,老人却是黑着脸,“怎么,我说的话不好使了?”

    “不是”殷颂哭笑不得,他只能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把刚才殷老爷子说的话委婉的说了一遍,那边的人追问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殷颂有些犹豫,他低声说道:“今晚有空您过来一次吧。”

    “好。”

    殷老爷子心情一下子舒爽,他笑着看向叶落潇和温言,“既然你们是来执行任务的,老头子我就不耽误你们了,不过今晚一定要在家里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