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升官有道 > 第八百二十一章 等待机会
    会议结束,黄一天刚走进办公室,姐接到秦卫红的电话,很是暧昧的说,黄一天,我一直认为普安那边已经对你会跟是不公平,金市长也会同意你的辞职,那么你就会到忻州来,大家继续做同事,可以我刚才得到消息说,普安的王德奎不行了,萎了,把你恢复原来的职务,你现在是不是特别的想我?

    “是特别想,可是你已经不是开发区的人了,所以想也就是白想!”黄一天认为秦卫红已经离开了青龙,不可能再来青龙了,电话里调戏一下也是可以的。心里却在想,以前几次那么好的机会,自己斗放弃了,以后是再也没有机会了,只能便宜了忻州那边的男人了。

    “不要嘴上说的那么好听,想我就过来,我会给你最好的待遇的,怎样?秦卫红还是那种很暧昧的口气。

    “现在开发区是多事之秋,有时间一定去拜访你,到时候你可要把我陪好,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对美女都是那个…..哈哈!”

    “切,你那点东西我也不是没有看到,少在我前面吹牛吧,你要是真的想再给我看一次,或者说展示你的实力,今晚到流水人家来吧,我今天在那边有个接待,希望你不要做伟哥,怕的到时候不出面!”

    说到了这儿,才是秦卫红说话的重点和关键。

    “你真的在青龙?”黄一天心里很是一愣。

    “是啊,怎么为刚才的话怕了,黄一天,你要是真的害怕今晚可以不过来,也可以装着没有说过刚才的话,反正你就是耍赖也只有我们两人知道你刚才说话的,到时候你什么都不承认,谁也不会说你什么,你说是不是?”

    “秦卫红,要不我今晚请你聚聚,你也是开发区的班子成员突然走了,我们是不是该给你送行啊?”

    “算了,你真的要是想请我也可以,那么今晚就到流水人家来吧,否则,什么都不要说!”

    “那就定了,不见不散!”

    和秦卫红打完电话,黄一天匆忙忙的出来,刚才钱成贵走的时候约好了,一起到钱成贵的住处谈点事情,是关于贾凤成老婆的事情想,本来认为把贾凤成的老婆抓了,威胁一下贾凤成乖乖的给老子举报朱爱国,把此人赶走,想不到贾凤成却把邬程红给弄死了,打乱了机会,必须修正。

    再说,钱成贵完成黄一天到开发区恢复职务的仪式之后,刚到住处的入口就看到洪福酒店老板娘马红娇的表妹资绪英在等着自己,这个女人因为马红娇的关系和钱成贵在一起吃过几顿饭,不知道找自己何事。

    因为钱成贵住的是县领导宿舍区,有警卫把守,没有县领导接或者什么政府办的证据根本就无法进入这个小区,看到钱成贵,资绪英赶紧迎上来,说,钱书记,我在等你有点事情想给你汇报一下。

    钱成贵根本就没有看上这个主动送上门来的并不怎么漂亮的女人,在钱成贵曾经的女人之中,他还有一条不成熟的理论,凡是他到手的都得是他自己努力弄到手的才有意思,好货不上门,上门的没好货。

    资绪英现在在县里一所医院里当护士,丈夫在乡政府工作,分居两地,没生孩子之前还好,生了孩子后困难就太大了,关绪英以家庭为重,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知道钱成贵和表姐马红娇关系后,多次上门请马红娇帮忙,介绍给钱成贵认识,从而把自己和丈夫调到一起。

    资绪英进入钱成贵的房间,夸张的说,领导就是不一样,一个人住两室两厅的房子,我们老百姓看着都羡慕。后来开门见山地直接请钱成贵书记帮助她丈夫调动一下工作。

    钱成贵积极性不高的问了资绪英的一些情况后,礼貌地说:“既然你是马红娇表姐,自然就不是什么外人了,我实话对你讲,我分管的纪委工作,对这里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等过些日子我把关系理顺了,再给你解决这个问题,你看行不行?”

    资绪英答非所问:“钱书记书记,你长期一个人在外工作,平时不寂寞?”资绪英人长得不是很好看,可她有张能说的嘴和一对勾子似的眼睛,在来拜见钱成贵之前,她可是煞费了苦心,当然不甘心仅得到钱成贵这一句话。

    钱成贵听了资绪英这一句话,自然明白对了对方的意图,这才用心认真地看了一下对方,原来这个不上眼的女人也有她的迷人之处:胸部大,屁股大,嘴巴大!这三大可是很多男人选择女人的首要标准:奶奶个熊的,胸大的女人性情好,屁股大的女人性劲足,嘴巴大的女人性感好,这叫什么,这叫重点突出,中心明确,这叫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都有了!

    钱成贵半开玩笑地说:“我寂寞你留下来陪我?!“

    “陪你就陪你!我表姐都陪了你了我还怕什么,只要你不嫌我。”资绪英说着就向钱成贵了过来,钱成贵严厉地批评资绪英:“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土匪还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何况我还是个干部呢。”

    资绪英早就从马红娇那里了解了钱成贵的许多东西,对他的表白不以为然,讽剌地说:“兔子不吃窝边草,钱书记是干部,他不是免子,所以他要吃窝边草!”

    钱成贵在没有一点精神准备的情况下匆忙与资绪英完成游戏的,体力消耗太大,等到女人走后,躺在那边半天也没有移动一下身体,奶奶的,这个女任真是太厉害了,不知道他的老公是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折腾的?

    等到黄一天敲门的时候,钱成富还是有气无力的爬起来把门开了,随后自己躺在椅子上,黄一天看着钱成贵的样子,很是奇怪的问,老钱,刚才在开发区送我恢复职务的仪式上,我看你生龙活虎,怎么回到宿舍就变成这样子,不会是刚刚被人榨干吧?

    “还真的被你猜中了,奶奶的,老子简直就是被强了,该诉你屁股大的女人以后你千万不能惹上,否则,就是找死!”

    想到刚才的惊心动魄,钱成贵心里还是很激动,奶奶的,那是别有一番风味,做医生的手法就是不一样。

    “靠,你老了,当然不行,以后遇到这样的好事,把我叫上!”

    黄一天开着玩笑,真的想不到钱成贵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还玩了这样一出的游戏。

    “行,你要是需要,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让她今晚去陪你,不过有件事情你要帮助解决,就是她的丈夫在乡里,最近想进城,我看就到你开发区吧,省的我再去麻烦其他的人,说不定被人看出什么!”

    好处拿了,也是要付出的。

    “为了你下次继续被人强,到我开发区我是没有任何意见,开过去的纪工委成立了,目前编制还没有满,纪工委可是你纪委和开发区双重管理的干部,你把什么样的人塞进去都和我无关,只要把事情做好!”

    后来,钱成贵说了贾凤成老婆的事情,问下面该如何办?

    “当时因为贾凤成举报我的原因,所以找个腐败的证据把这个女人给弄进来,而且她在里面也承认腐败,直接移交给司法部门就可以了,该怎么判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发生了贾凤成这样的事情,奶奶的,我还是没有想到的!”

    黄一天本来要对付贾凤成,根本就没有想到从这个女人身上下手,可是已经进来了,现在要是放出去,影响很是不好。

    “贾凤成刺邬程红副县长的当天,贾凤成在贾启贵的带领下见到了老婆冯志宏,两人谈了很久,贾凤成被老婆骂了一通,下面的人还汇报说,贾凤成当时提拔是邬程红推荐的,而邬程红不仅拿了贾凤成家里的钱,还因为此事把冯志宏给规则了……”

    “贾凤成的事情他老婆知道吗?”

    “我已经让人告诉了她,谁知道她的老婆根本就没有悲伤,反而说贾凤成做了男人该做的事情,犯了错误就要承担责任……”

    钱成贵很是不能理解这个女人。

    “如此真是这样,说明邬程红日了冯志宏的事情之后,贾凤成带着绿色的帽子却是一直没有知道,知道这次的事情发生了老婆才把真相告诉了贾凤成,而贾凤成知道县纪委已经在开始查他,而邬程红副县长是个怕事保位置的自私小人,肯定不会出力帮助贾凤成,导致贾凤成铤而走险!”

    黄一天对邬程红很是了解,此人也不算是什么坏人,对于朋友什么的如果是小事情可以不费大力气帮忙的,他会出面的,但是真的要他出大力气,甚至把他的关系全部的用上,立即就会向后躲避。

    “现在的结果都是咎由自取,还有救赎贾凤成的老婆现在她已经承诺相关的指控,如果要是不想啰嗦的话,明天我们直接移交给检察院,让他们去继续下面的事情吧,该如何办就如何办,和我们无关!”

    “我看还是等一等吧!”

    黄一天想到贾凤成的事情,虽然此人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毕竟是开发区的干部,现在的情况似乎不是自己想要的。

    后来,两人又说了关于朱爱国副书记的事情,钱成贵问黄一天,这次的事情朱爱国是和靳家国书记都不是什么好人,都是操纵者,靳家国书记我们不好直接对付,毕竟他新来刚到青龙,接触处理的事情不多,很难有什么不足被我们利用,但是朱爱国副书记就不一样了,此人可是长期生活在普安,不可能没有任何的问题,要是想动这个人,那可是说是小菜一碟,是不是先从他身上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