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398章 高手如林
站在张顺身后的刑侦支队支队长王国平、交警支队支队长涂胜强等人,也一个个走上前,争先恐后地向楚天舒敬礼,然后热情的握手。

只不过是握手,用得着争先恐后吗?

错。

这绝对不是一般意义的握手,而是一种姿态。

如果认为这只是一般的握手,未免有些天真幼稚和不敏感。必须承认,握手是平常事,但也有不平常的时候,不同场所、不同对象有不同的效果。

长期在一起摸爬滚打的上下级见面时,握不握手无关紧要,有时还显得多此一举。

新任领导却不会认为是多此一举,通过握手能传递信息:主动代表亲近,热情代表臣服,冷漠代表不在乎。

而姚伟找借口不在门口迎接,就代表着不服气。

二楼接待室里,姚伟与柳鸿影并肩站在窗前,看着张顺等人争先恐后地与楚天舒和杜雨菲握手,不禁在心里骂道:一群没有骨气的东西!

楚天舒在张顺等人的簇拥下,来到了二楼接待室。

这个时候,姚伟也不得不走出接待室,很没有骨气地向楚天舒敬礼,热情地握手,说出了和张顺一样的话,盼着楚天舒来乐腾主持政法工作,做派与他刚才在心里嘲笑的部下并无二致。

所以说,从第一次见面握手中来分清是敌是友,未免太过肤浅。

笑里藏刀的是阴险之人,深藏不露的是高人,把人卖了,别人还要为他数钱是高人中的高人。

这三种人,想一眼望穿都是不可能的。

官场上,高手如林。

姚伟留给楚天舒的第一印象,就是活泛。

活泛这个词,在楚天舒的心里是有某种意味的,也许是他总也处不好周边关系的缘故,每到一处,对那些特能处好关系的人楚天舒便特别注意,暗地里也有过羡慕。

真的,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楚天舒越来越觉得,处不好关系是一种劣势,无论什么人,一旦被孤立起来,你的结局便注定是失败,而且会败得很惨。

实际上,姚伟不仅对两位常委柳鸿影和楚天舒恭敬有加,对陪同来的组织部副部长及政法委副书记也表现得十分尊重,只不过,这尊重里面却有一份掩饰不住的熟络,这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双方那种坦然、从容,还有会心的眼神、不加掩饰的微笑,都表明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

相比之下,不苟言笑的张顺便逊色得多,孤零零的,有点让楚天舒这个新来的主管领导同情。

兴许,也是一种惺惺惜惺惺吧。

互相介绍了一番之后,姚伟请楚天舒和柳鸿影等人一起去会议室。

参加会议的除了市局领导,市局机关科以上干部,还有交警支队、刑侦支队、各派出所、看守所、监狱等单位的负责人,几十号人全都穿着警服,会议室里黑压压一片。

会议由姚伟主持,按照程序,组织部副部长宣布了杜雨菲的任命文件,杜雨菲作了表态发言。

因为今天楚天舒是主角,所以姚伟就先请柳鸿影讲话。

柳鸿影代表市委讲了几句场面上的话。

最后,姚伟才请楚天舒作重要讲话。

掌声过后,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楚天舒会有一番慷慨陈词的演讲,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市公安局,也是他第一次作为政法委书记在正式场合讲话。

但是,楚天舒没有,他只简短地介绍了一下杜雨菲的情况,然后传达了省政法委书记魏理光在昨天全市干部大会上的讲话精神,对公安局的工作提了几点要求,讲话就结束了。

十一点半还没到,会议就结束了。

姚伟热情地邀请各位领导留下来在食堂就餐。

柳鸿影说下午还有工作安排,就带着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回去了,留下楚天舒和政法委副书记,召开市局班子见面会以及与班子成员的个别谈话。

例行公事完成之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姚伟又向楚天舒汇报,准备召开任建新车祸现场分析会,请楚天舒参加并作指示。

楚天舒说:“姚局长,公安局的具体业务会议,我就不参加了,你们分析讨论吧。如果有什么困难和问题,需要我协调解决的,尽管提出来。”

送走了楚天舒,姚伟等人回到会议室,召开任建新车祸事故分析会。

会议由姚伟主持,与会人员有,新任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杜雨菲,副局长张顺、交警支队队长涂胜强,刑侦支队支队长王国平、接警交警张溢城,技术科痕迹鉴定专家杨亮、通信科科长于永存,女法医黄莉等相关人员。

姚伟神情庄重地说:“对于任书记的车祸,省委南书记、省长乔明松都给市委市政府领导打电话过问,魏书记、邓副省长亲临乐腾,作出指示,要彻底查清车祸发生的真实原因!现在,请大家各自汇报一下调查结果。”

杜雨菲接着姚伟的话说:“请黄莉先汇报法医鉴定结果吧。”

黄莉手拿鉴定报告,说:“根据我们对遗体的鉴定,死者全身共有六处骨折,其中三处粉碎性骨折,软组织有七处严重损伤,从骨折和软组织损伤的部位及损伤程度来看,的确是小车翻滚造成;死者胃里食物中没有任何毒性物质,也没有酒精成分,死亡时间是在5月11日晚二十三点至二十四点之间。”

黄莉的表情和口气非常的平淡,在她的眼里,仿佛只有死者和遗体,并没有什么身份之分,她翻了一页报告,接着说:“但是,请大家注意,我们在死者的头顶部位,发现了一处钝器击打的伤痕……”

“什么?”涂胜强惊呼失声,其他人几乎都睁大了眼睛盯着黄莉。

唯有杜雨菲的表情显得很平静。

黄莉的讲述被惊呼打断了,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钝器击打造成死者头顶颅盖凹陷性骨折,头皮轻微渗血,颅内有大量积血;被钝器击打的时间大约在死亡一小时之前,从钝器击打的伤害程度来看,当时死者还没有死亡。我的报告完了。”

会场中响起了细微的议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