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七章断剑
    寒井锁清秋,上德峰雪流剑法第九式。

    这一式并不是真正的剑法,而是由上德峰首任峰主自峰间寒井悟得的秘法,专门用来对付飞剑。

    顾寒现在就是准备用这式秘法直接锁死井九的飞剑。

    即便身有秘法,想用双手对付来去如电的飞剑,同样是非常冒险的事情。

    以往会雪流剑法的青山弟子,在最极端的情形下才会选择用这种手法。

    现在顾寒明明控制着整个战局却如此做,真可以说是强势到了极点,根本没把井九放在眼里。

    嗡的一声鸣响!

    顾寒右手二指并拢,如一道小剑指向身前,左手张开,五指如圆。

    铁剑悬停其间,不停振动,却无法离开。

    寒井锁清秋!

    他成功地锁住了井九的飞剑。

    接下来就要看井九如何面对他的剑。

    在所有人看来都不可能有任何意外,因为井九这时候已经没有剑。

    没有剑,他自然也无法再像先前那般驭剑游于崖壁不停闪避,只能靠身体硬接。

    剑道修行者的身躯再强,哪怕像赵腊月与柳十岁一样剑意焠体大成、坚逾岩石,又如何能够直面飞剑?

    已经有些长老准备出剑相救。

    两地相隔甚远,但场间有好些位破海境的大能,至少能保住井九的性命。

    赵腊月站起身来,神情专注地看着那边。

    山风忽起,把她的头发吹得有些凌乱。

    石台前方,悬停空中的弗思剑微微振动,发出嗡嗡低鸣,似乎随时可能破空而起。

    没有人注意到,在弗思剑的更前方,那道寒冷的三尺剑也微微颤动了一丝。

    最终,弗思剑没有飞起,三尺剑也没有动。

    无数惊呼声在峰间此起彼伏响起。

    因为顾寒的剑落空了!

    ……

    ……

    石林上方也有风。

    井九的身体就像最轻的沙子组成一般,随风消失。

    下一刻,他出现在了天空里,带着十余道剑光。

    那些剑光来自他的身体。

    被风拂起的发丝,飘动的衣衫,如丝如缕,每缕都似一道剑。

    ……

    ……

    清容峰主起身,盯着那边,眼里闪过一抹异色,衣袖微颤。

    凌空穿越数十丈的距离,这是什么样的道法?

    就算没有剑,境界高超的剑修同样可以凭借剑息踏空而起,比如先前过南山就曾经展现过。

    问题是井九刚刚进入无彰境界,便掌握了这种极高难度的道法?

    最令人震惊的是,他的速度快的难以想象,完全超出了道法的范畴,甚至让人联想起了中州派的天地遁法!

    ……

    ……

    井九出现在顾寒身前。

    顾寒正在用寒井锁清秋控制井九的剑,完全没有想到。

    井九的手落在剑柄上,看似简单地横剑一划。

    顾寒的双手再也无法锁住井九的剑。

    嗤啦一声。

    铁剑直接穿透了顾寒的身体。

    鲜血随剑尖涌出,从天空向着地面滴落。

    ……

    ……

    看着数里外的画面,过南山神情很凝重。

    他知道,不管是迟宴师叔还是别的师叔这时候都不会出手。

    师叔们应该看得很清楚,井九的铁剑穿过去的地方是顾寒的右胸——顾寒伤势虽重,并不致命。

    师叔们肯定会认为井九确定胜利自然会收剑。

    过南山不这样想,心里隐约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隔着数里距离,他都能感觉到井九的杀意。

    他知道井九与柳十岁的关系。

    哪怕这对曾经的主仆已经三年不曾见面,哪怕就在不久之前,柳十岁表现的对井九失望至极。

    柳十岁被上德峰用刑,也不肯说出那天夜里他是去找井九。

    现在柳十岁落得如此下场,井九又会为他做到哪一步?

    不要说什么无情。

    如果他真的无情,怎会站出来指名挑战马华与顾寒。

    过南山知道自己必须出手了,哪怕事后会被指责,因为再不出手,他担心顾寒真的会死。

    这个时候,也终于有人发现了问题。

    井九没有收剑,抵着顾寒向着北面的那片崖壁而去。

    顾寒已经身受重伤,难道他想杀人!

    “住手!”

    天光峰与两忘峰的弟子们惊声喊道,但他们已经来不及阻止这幕惨剧的发生。

    好在此时,一道湛然的剑光直接贯穿石林,来到了数里外的崖壁前。

    看着这道如虹的剑光,弟子们松了口气。

    不久前,柳十岁动用邪功妖火想杀死简如云的时候,便是被这道剑光阻止。

    已然是游野境的大师兄出剑,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那道强大的剑光直接斩向井九的后背。

    井九想挡住这一剑,便必须转身,并且把铁剑从顾寒的身上抽出来。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尤其是过南山。

    井九什么都没有做。

    他没有拨剑,没有转身,就像是根本不知道有一道剑光已经来到身后,下一刻便会把自己斩成两段。

    “不好!”

    过南山暗道一声。

    他看到井九的手已经离开了剑柄,停止了攻击。

    可你为何不躲也不挡?

    过南山来不及思考这些,他只知道如果自己的飞剑落下,井九必死无疑。

    他很清楚,井九是很多师长暗中寄予厚望的剑道奇才。

    如果此人继续向顾寒出手,他会不惜一剑杀之。

    但现在这样的情形下,他当然不能、也不愿意杀死对方。

    只是他初入游野境,数里距离已经是极限,对飞剑的控制非常勉强,很难自如来回。

    他闷哼一声,剑丸骤缩,强行收敛剑元,试图让数里外的飞剑停下。

    ……

    ……

    如虹的剑光消失。

    那道飞剑终于停止。

    剑尖与井九后背只有两尺不到的距离。

    画面非常凶险。

    忽然,井九转过身来,双手一合,夹住了那道飞剑!

    从姿势来看,很像是禅宗的合什礼。

    过南山神情微变,想要召唤飞剑归来,却发现无法奏效。

    他已是游野境的强者,高出井九太多,但是那把剑现在就在井九手里,与他隔着数里之远。

    而且井九的双手竟要比先前顾寒的寒井锁清秋更加强硬!

    “大悲手!”

    云行峰主站起身来,震惊想着井九怎么会果成寺的绝学?

    认出井九手段的峰主与长老们都有着相同的想法,却奇怪地同时保持着沉默。

    清容峰主静静看着那边,对井九接下来会怎么做,很感兴趣。

    昔来峰主终于放下了端了半天的茶杯,眯着眼睛看着那边,神情有些严肃。

    ……

    ……

    井九双手一错,握住飞剑两端。

    “不要!”

    不知道是谁在喊。

    井九没有理会,双手用力。

    那道飞剑在他的手里渐渐弯曲,发出极其难听的声音。

    鲜血从他双手与剑锋之间溢出。

    “手下留情。”

    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在群峰之间回荡。

    隔着数里,井九静静看着过南山。

    啪的一声。

    飞剑断成两截。

    过南山喷出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