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网游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五百二十四章 神识压至尊,念力阻因果
    “我感觉到一种死亡的危机。”

    古老的禁区,蛰伏的至尊从沉睡中被惊醒,浩瀚若星海般的力量在涌动,压制了天地的秩序。

    他们是久远岁月之前的成道者,有的是之前的天尊,还有的人更加古老,在乱古诞生,尘封到了这个时代!

    一道道璀璨与炽盛的仙光,从这些存在的眉心处爆发,至尊的道果在复苏,以便应对未知的威胁。

    他们抬首望向无尽星空,都有着惊疑,“究竟发生了什么,能够给我们这种人带来生命危机?”

    “一个万道黯淡的时代,一场血色的动乱……众生的念力在召唤,引发莫测的变数……”一尊精通天机之道的天尊低语,他像是看到了一角的未来,初始还平静,转瞬间脸色就变得苍白,莫名的有血液从嘴角溢出,神情惊恐无比,“轮回的无敌者……至高无上的天尊……”

    “呜呜……”

    他的话像是揭破了什么秘密,万道仿佛是在哭泣,血雨在飘零,既是在哀悼动乱中逝去的众生,也是在为长存的禁区至尊送行!

    “我不能呆在这里,必须走!”那模糊间感应到天机的至尊顾不上什么,直接从禁区中走出,冲向了宇宙边荒,逃进那难以测度的混沌。

    ……

    尘封的至尊都被惊动,更不要说那三尊发动黑暗动乱的古天尊,他们眸中流转刺目的光华,洞悉天地的变化,追溯着这一切的根源。

    “嗯?众生的念力在变化,呼唤着什么,要召来无敌至尊镇压动乱?”冥昆至尊冷哼,“我为无上天尊,横镇一世法道,天上地下谁能杀我!”

    “以念力来与我争锋?太弱了!众生又如何?根本不够看,也许只是在证道天尊时、或者在成仙路上,于这些关键时刻才能对我有影响,平日你们算得了什么?众生的意志就是站在世界最绝巅的人用来践踏的!”

    苍霖至尊也在无情的冷笑,他摸索那众生念力的脉动,直接就是一指点出,顺着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机根源而去,要镇杀无尽生灵!

    很多生灵的眉心都出现了血痕,成道的天尊发动攻击,纵然分化成为千万亿份,但那也不是弱小的凡人能够阻挡的,神与形都在颤栗,要直接爆碎,身死道消。

    然而就在这一刻,沛然无穷的力量从那念力中涌来,至强至大、至神至圣,径直将那至尊的力量化作虚无,更是还在反击,一道仙光乍现,破碎了古今万道!

    姬寰宇将自己的一丝神识打进众生的念力,虽然对于其本尊而言微不足道,但是仍然承载了他的境界与感悟。而姬寰宇是什么人?大半个身子都踏入仙王的至强者!

    众生的念力是浩瀚的,不敌至尊只是因为境界的差距,但是这个缺陷现在被填补了,拥有了一个核心,发挥了绝世威能!

    苍霖至尊心惊肉跳,那虚空直接崩塌了,一道刺目的仙光粉碎大道法则,成为唯一,向他击来,比之宇宙崩溃还要惊悚。

    他没有想到,脆弱不堪的众生竟然也会拥有这样的伟力,直接就要立劈他,这也太强势了,没有一点预兆。

    但他也没有恐惧,直接应战,到了这个级数自然不会惧怕,不然也不会成道,达不到这个高度!

    “轰隆!”

    盖世一击惊天动地,直震的周围星域中无尽星辰粉碎,化成了宇宙尘埃,苍霖至尊吃了大亏,不断的吐血,蹬蹬蹬倒退,身子差点横飞而起,他勃然变色,震怒无比,满头浓密的发丝都沾染上了自己的血迹。

    天尊震怒,可是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什么,源自众生的念力就再度攻伐,有时空的碎片飞舞,牵引着宇宙的本源,烙印出一道道昔日叱咤宇宙的身影,像是过去的至强者复生,一起并击,要斩杀他!

    “该死……”

    苍霖至尊极速提升战力,浑身发光,照亮了整片的星系,这种气息震惊了宇宙中的无尽生灵。

    而在他的手中,有一柄黑金战戈在与其共鸣,那是承载他极道法则的帝器,为龙纹黑金所铸成。此刻它散发浩瀚仙威,一道道黑金色光芒震慑古今未来,宛如一个天尊在觉醒,流露出一种至强的生命波动,光耀九天十地!

    这是他的成道之兵,先前的碰撞苍霖至尊吃了大亏,自然不会甘心,而今动用了自己的兵器,要横扫一切敌!

    唯有在真正的大帝级人物手中,帝兵才会发挥出最强大的力量,可让至尊战力叠加到一个恐怖之极的程度。

    “吟!”

    此刻有龙吟声在响起,苍霖至尊尽显盖世神威,在其身周出现千万条黑龙,每一条龙的鳞片都寒光烁烁,躯体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而后万龙共击,要杀到万道成空!

    “轰!”

    天崩地裂,盖世的对决爆发,震动宇宙十方,惊人之极。这是巅峰的碰撞,万古罕见,若非是黑暗动乱的时代,世间怎可见,根本没有人可以目睹。

    剧烈的大爆炸,宇宙像是毁灭了,归回到了原点,一片浩瀚的星域直接就不复存在,被抹平,成为齑粉!

    这便是成道者的力量!

    这一次苍霖至尊准备充足,不像先前那般仓促,可是却改变不了结果,而且更加的凄惨,当巅峰的碰撞后,他整个人横飞了起来,大口咳血,披头散发,坠落下来后踉踉跄跄的倒退,遭受了严重的一击。

    半个身子的骨头都断裂,血肉模糊,白骨茬都露了出来,而手中的兵器更是行将折断,神祇在不断的哀鸣!

    这一幕太过让人震撼,无敌的天尊竟然在与众生的念力碰撞中负创!

    远在别的星域血洗天地的两大至尊都变色,心惊而肉跳,原本要抹杀那将成道者的冥昆至尊都暂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这怎么可能!”

    “咳咳咳……放眼世间,谁可称无敌?大道无止境,终有能够清算你们的力量啊!”那九重天的准帝在不断的咳血,但是脸上却带着嘲弄与蔑视,“我虽然先走一步,但是你很快也要来陪我了……”

    “聒噪!”

    冥昆至尊寒声道,与另外一人动身,跟苍霖至尊汇聚。眼下发生的一切让他们看不懂,唯有合三人之力才能够应对一切变数。

    ……

    一丝的神识合众生念力,发挥盖世威能震慑了极道至尊。这样的动作不为其他,只是在为姬寰宇争取时间,引动众生伟力,施展大神通,遮掩、屏蔽冥冥中的因果。

    绚烂的光迸发,这一刻生命古星——洪荒上有无量的念力浩荡,瑞气蒸腾,霞光万缕,比海洋还要浩瀚,尽数归于他身,刹那间在其背后演化出一道横压诸天的虚身,像是从时间长河的深处走来,是世间一切道与理的根源!

    他如同可以开天辟地的混沌神祇,恐怖绝伦,但是真正的面容却模糊不清,被浩瀚的混沌气所阻挡,绚烂的念力隔绝。

    “不现真名,不演真形。这一个时代,我为无量天尊!”

    不干预未来,不影响时空,姬寰宇自然不能够道出其真名,因为那很可能会引来大因果;甚至,连真实的形貌都不宜让太多人所知。

    故此他遮掩了形貌,隔绝外人的查探,更是彻底的以无量之名行走,在神话时代称尊!

    当做完这一切,他直接就迈步,横跨无尽星空,去荡尽万古禁区,镇压诸天动乱!

    ……

    三大至尊汇聚了,每一个都将战力拔升到极尽升华前的巅峰,终究是挡住了众生念力的攻伐,毕竟其中的那道神识为无源之水,只能打出数击,威胁有限。

    “嘿……真是让人意外,众生能够发挥这种力量。”苍霖至尊寒声道,“让我都因此而淌血。”

    “不……这不只有众生念力,背后还有人在出手。”三人中最苍老的至尊开口,话音幽幽,“而且那境界高远,绝不会逊色于我们,否则也不能够发挥这样的威力。”

    “是哪个禁区的人在插手?”其余两人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这个方面,毕竟此世无帝,能够与他们比肩的人都在禁区之中。

    且,各个禁区彼此对立,完全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当他们还在猜测的时候,灵觉上有一种惊悚闪过,耳边有幽幽道音在响起,如歌如泣,震动星空,那是大道在合鸣,那是天地在演奏!

    那种力量的波动太玄妙了,像是至高的大道演化出了真实的形体,降临在人世间!

    “什么人!”三大至尊刹那间转身回望,看向了力量的根源处。

    “轰隆隆!”

    就在他们视线的尽头,一声剧震,有一道身影如同跨越时空而来,仿佛可以压塌古今未来,震断历史长河,睥睨人世间!

    那当是一个绝世的人杰,身形虽然很模糊,缠绕着念力的光芒,带着无穷的混沌气,但那一举一动间流转的大势却强势到极点,给人一种错觉,像是仙域中称王的无上存在!

    三大至尊都升起一种明悟,这仿佛是一个不属于当世、不属于过去的无上存在,踏着时间长河降临,俯视万古长空!

    “杀你们的人!”

    一道话音响彻宇宙,这莫名而现的存在开口,对那至尊的疑问做出了回应。他的语气极度平静,没有丝毫征战天尊的热血沸腾,而是如同牛刀杀鸡的平淡无奇。

    伴着他的话,流淌在宇宙中的念力都沸腾了,所有的生灵都透过冥冥中的感应看到了这一幅画面,知道他们的期盼成真,这一世真的有无上高手站了出来,去抗击那惨烈的黑暗动乱!

    “盖世的人杰……请你展现无上伟力,镇压一切动乱!”

    万灵叩首,朝这个方向膜拜,不断的祷告,化成汪洋的般念力继续加持而来,加持到姬寰宇的身上,成为了一道坚固的屏障,可以阻挡冥冥中因果的追溯!

    这一刻,姬寰宇便是众生的希望,他的意志就是这个时代人道的意志,可以抗衡一切,镇压因果!

    不得不说,眼下姬寰宇的那种威势是可怕的,纵然是昔日的天尊都被震慑,感觉到一种死亡的阴影笼罩而来。

    在那未来的时间,姬寰宇便横扫了万古的禁区,九天十地共尊其身,巅峰时还战过仙王!这样的经历有谁能够拥有?仅仅是立身在那里,便足以让仙道领域之下的修士惊悚,难以升起抗衡的心,只能引颈待戮。

    只是这三大至尊毕竟曾称尊一世,有一颗无敌心,自斩后那心更是冷酷到极致,从这种威势中挣脱。

    当他们看清眼前之人的修为后,眸光冰寒彻骨,“嘿……那样强大的威势,我还以为是一尊仙呢……原来只是一尊准帝而已!”

    “不成天尊,皆为蝼蚁,还敢放言格杀天尊,不知死活!”苍霖天尊感到了一种耻辱,他先前也几乎被那种大势镇住了,惶恐而不安,而今只有以眼前之人的血与肉才能洗刷。

    “先前有一个人,也如你这般猖狂,但是已经败亡。”冥昆至尊面无表情,“我不去寻你也就罢了,还敢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既然如此,那就成为我们口中的人世大药,延续我们的命元!”

    两个至尊平复心绪之后,视其为砧板上的肉,只待分食之。

    “有些不对,你们要当心……”那尊年老的至尊嗅到了些许的不安,他仔细的思忖之后惊悟,“是了……他是先前那众生念力异变的根源!”

    “虽然还是准帝巅峰,但是境界不逊于我等,迈出了极尽的一步!”古代至尊这般评价道,“若不是逝去的天尊道痕相阻,他就已经成道了,一世称无敌!”

    “这不是一个蝼蚁,而是一条真龙,可与我等并肩!”苍老的至尊寒声道,“想要杀掉这种人,唯有我们全盛时期才能够做到。”

    “以我们如今的状态,除非极尽升华,否则很难压制,血气不足在这种对决中太过吃亏,甚至会因此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