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197章 第一个!
    对于雷泽老祖的惊骇,宁凡并不关心。无法无天的事情他没少做过,得罪圣蚁宗固然有些麻烦,却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好不容易才干掉了银甲准圣,宁凡还没来得及收缴战利品呢。融合准圣的那几个光蚁族强者,皆被幻术灭杀。光蚁是道魂族,不修妖魂,而修道魂,这些强者陨落之际,道魂皆被宁凡收入炼神鼎炼成万灵血,成了宁凡的第一件战利品。

    第二件战利品,是一颗仙帝级别的光蚁内丹!光蚁死后不爆道果,爆的是内丹,爆出内丹的几率极低,能得到一颗仙帝内丹,宁凡又能提升不少修为。

    第三件战利品,是那件先天中品法宝——斗天玉伞。

    先天中品法宝,宁凡已经有不少了,故而缴获此宝,并没有令他太过激动。

    他屈掌一招,从其中一具光蚁尸身旁边抓起了斗天玉伞,持在手中,细细端详。

    此伞持在手中,顿时便有一股雨意扑面而来,给人如沐清风之感;此伞撑开,微微催动,又有仙光化作万缕丝绦,将宁凡罩在微微青光之中。

    被这青光一罩,宁凡顿时感觉肉身强横了一大截!力量、敏捷、防御…肉身各方面强度,都提高了一成不止,此伞似乎比他想象中要实用得多,难怪那银甲准圣最初祭出此伞,能在短时间内抗衡他的古魔破山击…

    “咦?此伞难道…难道是斗天玉伞吗!”雷泽老祖又一次吃惊了,和之前听说宁凡捅破天不同,这一次不是惊骇,而是惊喜。

    “前辈认得这把伞?”宁凡一诧。

    雷泽老祖走近前来,细细端详之后,确认了此伞真是斗天玉伞,更激动了。

    “认得,当然认得,这可是水宗八子当年围攻东天祖帝时,使用过的宝贝,厉害异常!只是据老夫所知,此宝似乎早就因为某些变故遗失了,水宗的人一直都在找这件东西,想不到此物居然会在这光祖地渊!”

    水宗八子围攻东天祖帝?

    哦,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宁凡记得,他曾在某处密地遇见过另一个轮回的阿芙洛,那处密地同样是什么水宗八子的葬身之地…

    水宗八子是和东天祖帝一个时代的老辈人物,世人传言,水宗八子曾联手围攻过东天祖帝,并最终获胜。虽然此战是以多欺少,还是让水宗八子名声大噪。

    只是有一点令宁凡不解…听雷泽老祖的口气,似乎对此伞极为推崇。但根据宁凡的观察,此伞虽然颇有神通,但似乎还没有逆天到能令堂堂准圣激动到失态吧。

    “此伞很厉害?”宁凡问道。

    “厉害,当然厉害!这可是一件雨师封号之器!是普天之下所有雨修梦寐以求的至宝!”雷泽老祖解释道。

    “封号之器?那是什么…”

    “所谓的封号之器,是以特殊材料、手法炼制而成的先天法宝,锻造难度是同等级先天法宝的万倍不止,故而罕见程度也是普通先天法宝的上万倍。普通人呢使用封号之器,只能发挥封号之器的基础属性,唯有对应封号的修士使用,才能发动此宝的隐藏属性...”

    虽然听不太懂,但感觉此伞很厉害的样子…

    “水宗对此物看得极重,若小友将此物归还给水宗,对方甚至愿意给你两件,不三件同级别的先天中品法宝作为回报的!”

    “归还?为何要归还?前辈不是说了,此伞的锻造难度,是同等级先天法宝的万倍不止,如此罕见的宝贝,拿来换几件普通先天中品法宝,太可惜了。”

    宁凡摇摇头,再看斗天玉伞,眼神已有了一丝重视。

    此伞既然如此珍贵,为何要归还给什么水宗?他也是一个雨修啊,且他的雨阴阳都已经半只脚踏入掌位了。雨掌位只是时间问题,雨封号若有时间,宁凡也愿意修一修,来个掌位、封号同修…若有一日,他真的修成了雨封号,便有资格使用此伞的隐藏属性了。此伞能然雷泽老祖如此推崇,说不得,此伞的隐藏属性异常厉害呢…

    “什么!这斗天玉伞从上古时期,就是水宗的东西了,你得了此伞,居然不还给他们…他们若是知道了此事,不会与你善罢甘休的!”

    “不让他们知道不就行了。此宝几经易主,最终辗转落入我手中。既入我手,便是我的东西。我愿意将此宝归还水宗,是情分;不愿,是本分。呵呵,难道前辈杀人夺宝之后,还要将战利品一一查清来历,再一一物归原主?宁某一路从来,可从未听说有哪个修士如此滥好人的。”宁凡不以为然道。

    “此言有理,但…还是不妥。万一被水宗知道了此事…水宗虽然比不得圣蚁宗、光族这类庞然大物,但也算是北天一等一的强大势力了…你已得罪圣蚁宗,再留个得罪水宗的隐患,不妥,不妥啊…”

    雷泽老祖倒是真的在关心宁凡的处境,毕竟宁凡是黑魔派的人,是两仪宗的香火分支,他无法对宁凡的安危坐视不理…

    宁凡懒得再和雷泽老祖讨论此事了。雷泽老祖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软弱,又怕紫族,又怕圣蚁宗,还怕什么水宗…若修道修到最后,反而需要怕来怕去,这道未免也修得太没意思了。

    “小友,这伞还是应该…”

    雷泽老祖还想再劝,忽然老脸一抖,面色大变。

    却原来,在他和宁凡唠唠叨叨的这段时间里,已经有不少光蚁强者、尸奴,循着宁凡头顶的血字光芒,杀到了眼前!

    第一个杀到此地的,是一名长着六丈光翼的光蚁族准圣!

    这并不是一个融合准圣!

    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准圣,一身法力达到了一万三千劫,带给宁凡的威胁感,远远不是之前的银甲准圣可以相比的。

    宁凡可以在半个时辰内斩杀银甲准圣这等融合准圣,却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干掉一个真准圣!

    “是阴母座下的大将,鹰扬尊者!此人实力略逊于老夫,但却比那些融合准圣厉害得多,不容小觑!”雷泽老祖面色一变,一语道破了来者身份,似乎对光蚁族的准圣强者很熟悉。

    “哼!原来雷泽道友也在这里!难道说,此事与你也有关联?你不是说进十二层只是来找人的吗?为何要杀我圣蚁门徒!”鹰扬尊者怒喝道。

    卧槽!老夫只是路过而已,这件事和老夫没关系好吗!

    雷泽老祖欲哭无泪,他干嘛要跑过来看热闹啊,这下好了,他卷入到宁凡惹下的麻烦里了。就算他跟圣蚁宗解释,圣蚁宗…会信吗。

    且,他真的能袖手旁观,坐视宁凡一个人被圣蚁宗追杀吗…

    无人知,雷泽老祖对于两仪宗的感情有多深。宁凡是黑魔派的人,是两仪宗的香火分支,若宁凡被圣蚁宗所杀,两仪宗的香火,怕是要真的断传了…

    “此事确实有老夫有些关系…呵呵,不就是一个融合准圣嘛,杀都杀了,还能如何?大不了老夫给你圣蚁宗一些补偿,此事就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雷泽老祖居然没有撇清自己,而是主动承担了一部分的责任!

    宁凡目光微微动容,他自然看得出来,雷泽老祖是担心他一个人面对圣蚁宗太过危险,想要陪他一起冒险了。

    这还真是一个滥好人…明明怕圣蚁宗怕得要死,偏要和他一起面对圣蚁宗…

    只是此人的性格,真的是太软弱了。对方都杀到眼前了,他还跟人家说什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用么?

    果然,雷泽老祖软弱的口气,不仅没有平息鹰扬尊者的杀机,反而令鹰扬尊者的气焰更嚣张了。

    “死一个融合准圣,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可因为这件事,我圣蚁宗却威严扫地,尔等必须偿命!”

    鹰扬尊者指尖一点银芒按出,瞬息间,整个天地都被染成了银色,大地裂开了一道银色裂谷,裂谷中,有一头巨可擎天的尸奴巨人,从裂谷爬了出来。

    那尸奴巨人不是普通的尸奴,反而像是无数尸奴的集合体,一身修为居然同样达到了准圣之境,且似乎开了灵智,难缠程度几乎不亚于真正的准圣了!

    远处还有其他仙尊尸奴朝此地赶来,那些仙尊尸奴一来此地,便融合到尸奴巨人的身上,使得尸奴巨人的修为还在继续攀升,似乎融合的尸奴越多,这巨人便越强!

    “该死!圣蚁宗真是疯了!居然连尸奴王都召唤出来了!速走!鹰扬尊者还算比较容易对付,但这尸奴王却是一等一的可怕,便是老夫对上尸奴王,也有极大可能重创甚至陨落!”

    嗤!

    雷泽老祖哪敢和尸奴王打斗,一个风遁术使出来,已带着宁凡一道,乘着龙卷风逃出了无数距离,显然不想和鹰扬尊者、尸奴王缠斗。

    这是明智的决定。

    光蚁族的高手可不止有鹰扬尊者、尸奴王两个人,若是被这二人缠上,要不了多久,光蚁族的其他高手就会赶到,那可就真的危险了…

    可宁凡一点都不想逃!

    他家的小泥巴不知在哪里受苦呢,他还得去救小泥巴,老是逃,怎么能行!

    小泥巴的位置,他已经使用幻术拷问出来的,当务之急,不是逃跑,而是去救小泥巴。然而继续让小泥巴给他熬汤…

    “圣蚁宗不可力敌,老夫这便带你一路向上,逃出地渊,哎,但愿能逃出去。老夫可还没有活够啊,真要给你陪葬可就太可惜了…”风遁龙卷中,雷泽老祖面沉如水。宁凡摊上的,是圣蚁宗的血字追杀,事态比想象中更严重!在他看来,宁凡想要活着离开光祖地渊,几率近乎于零,就是有他帮忙,宁凡也很难活着离开此地…

    “前辈先别急着逃,我在这十二层,还有一个地方想去。”

    “什么!你都已经大祸临头了,居然不先想着逃命,还想去什么地方?”雷泽老祖脸都绿了,他不高兴,很不高兴!这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他担心宁凡担心的不得了,宁凡反而像个没事人一样,居然还想在这十二层闲逛?

    等等?宁凡是皇帝,他是太监?这个比喻有点不好,应该反过来,是太监急皇帝不急…呃,好像还是有哪里不对…

    “这个地方,我必须去。我的宠物还在圣蚁宗手里!”

    “什么!你的宠物被圣蚁宗抓了?一只宠物而已,扔了就扔了,只要能逃得今日,日后再抓一只便是…”雷泽老祖抓狂了,宁凡该不会要顶着圣蚁宗的追杀,去救什么宠物吧?就算是开玩笑,也不能这么吧!

    “呵呵,日后可再难碰到这么有意思的小泥巴了…这坨小泥巴,我是一定要救的。前辈放心,这圣蚁宗,我丝毫不惧!根据我之前幻术拷问的情报,这圣蚁宗强者结构很有意思。准圣当中最强的那批人,居然全是女子,若遇上我,那些女准圣怕是要吃大亏的;至于那些男准圣,没有一个法力超过一万五千劫,威胁都不大。”宁凡似乎得到了某种情报,对战胜圣蚁宗极有信心。

    “女人?女人又如何,只要实力强大,女人也是不可小瞧的!圣蚁宗四艳的凶名,你可能没听说过。四艳当中,皇女花火虽只是新晋准圣,却也不容小觑。至于大祭司阴母,大将军红莲,废帝花曌,实力更是全都强过老夫!尤其是大祭司阴母,近些年据说得了机缘,晋入了二阶准圣,若非为了蚁后之争闭关不出,一人便足以碾压你我二人了!最最可怕的是,圣蚁宗他娘的居然还会融合!你可知,圣蚁之祸最初出现时,光族曾试过剿灭圣蚁宗,但结果,圣蚁宗的准圣们彼此融合以后,居然融合出了远古大修,令光族元气大伤,最终只能对圣蚁宗的存在予以妥协…”

    “哦。”这些情报宁凡都拷问到了,所以只是随口应了一声。

    雷泽老祖更崩溃了!

    他说了好长一串,宁凡就回一个哦,这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是几个意思!

    雷泽老祖决定了!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陪宁凡去圣蚁宗救宠物!他就算是绑,也要绑着宁凡逃命!

    “哼!一群垃圾,只会逃跑!可惜,尔等逃不掉!无论你们逃亡那个方向,都有我圣蚁宗高手等在前方!”

    鹰扬尊者盘膝坐在尸奴王的巨肩之上,紧随其后,追杀着雷泽老祖、宁凡。

    雷泽老祖是风伯封号的修士,风遁速度极快,鹰扬尊者怎么追都追不上,索性坐在尸奴王的肩膀上,将尸奴王当成坐骑,省些法力,猫捉老鼠般慢慢追赶着雷泽二人。

    不知追了多久,鹰扬尊者忽然眉头一挑,笑了出来。

    他感觉到了!

    前方,有圣蚁宗的援军!

    且堵在前方的,还是圣蚁宗的皇女花火,以及花火殿下的蚁将柯比雄!

    这下子好了,后有他和尸奴王,前面又有花火殿下和柯比雄拦路,雷泽二人插翅也逃不掉!

    只是,大祭司不是下令,蚁后候选人不用亲自前来吗?

    想不到花火殿下为了区区功劳,居然亲自现身,捉拿要犯,为了给蚁后之争增加一些功劳做筹码,此女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呢…

    …

    雷泽老祖掌控着龙卷风,卷着宁凡疾驰逃命,忽然间,那龙卷风好似遇到了巨大阻力,前冲的风势居然无法前进,倒卷而回。

    那阻力越来越大,最终,竟将雷泽老祖的龙卷风直接堵在原地,无法存进了。

    继而,火焰天空之上,一男一女两道人影身形一晃,现出身形。显然,阻止了雷泽老祖遁术的人,就是这二人。

    一见堵在前方的二人,雷泽老祖脸一下子黑了。

    运气太差了!

    他居然被一名准圣、一名融合准圣拦住了!

    那准圣,赫然竟是圣蚁宗的皇女花火!此女虽是一名新晋准圣,但由于是蚁后候选人的缘故,一身手段极其难缠!

    那融合准圣,雷泽记得是叫柯比雄,也是圣蚁宗有数的高手!

    “不妙了!真的不妙了!前后加起来,有三名准圣,一名融合准圣!你我便是拼命,也要九死一生了!”

    雷泽老祖脸色难看之极。

    但即便在此刻生死一线的时刻,他也没有丝毫舍弃宁凡独自逃命的想法,似宁凡那一个两仪宗香火传人的身份,比他的命都要重无数倍一般。

    这一刻,宁凡是发自内心,对这黑魔派的前身——两仪宗有了兴趣。

    能让雷泽老祖看得比命都重要的宗门,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雷泽,你既然执意卷入此事,便不要怪我圣蚁宗辣手无情了。你今日,必须死!”

    名为花火的女子,第一眼便看到了龙卷风中操控风力的雷泽老祖,语气极为冷傲,似乎那雷泽老祖在她圣蚁宗眼中,只是随时都能捏死的蚂蚁。

    继而,花火又看到了宁凡。

    她先是一诧,继而大感可惜。

    她见过宁凡,在第一层见过。当时她的手下柯比雄还想要和宁凡交手,被她阻止了。

    原因之一,是她看出了宁凡的几分厉害,担心柯比雄和宁凡打起来会有闪失。她不想在蚁后之争来临前,失去唯一一个蚁将。

    原因之二,是她对于宁凡,其实是有几分招揽之心的,故而才会略微示好。蚁后之争需要帮手,宁凡虽说是一个外人,但圣蚁宗也不是没有寻找外人当帮手的先例。其他人都能找外人当帮手,凭什么她就不可以!

    可惜,宁凡偏偏杀了圣蚁宗的融合准圣,如此一来,便是与圣蚁宗不死不休了,她只得彻底放弃招揽宁凡的心思。

    圣蚁宗脸面,不容侵犯!

    伤圣蚁一指者,满门皆杀!

    “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可惜这一次,我必须亲手杀了你,以此为功劳,为我蚁后之争增加一些支持…”

    花火幽幽一叹,隔着距离对龙卷风中的宁凡说道。

    她表现出来的口吻,就好像十分不舍得杀死宁凡一般。但宁凡知道,此女的不舍只是一种伪装,想要令自己放下戒备而已;此女的对话,更只是想拖延时间。毕竟雷泽老祖的速度不慢,一逃一追之下,已经将后面追赶的鹰扬尊者甩出了不少距离。

    花火需要拖延一些时间,等鹰扬尊者追上来,再一起夹击宁凡,这样胜算最大。

    宁凡和雷泽老祖都不是弱者,花火可没自大到,能只带一个融合准圣的柯比雄,就拿下对方两个高手。

    “此女是想拖延时间,不要理她!趁鹰扬老儿没追上来,我们绕个方向再逃!”雷泽老祖焦急道。

    “不,先不急,圣蚁宗抓了我的人,我也要抓点他们的人,否则岂不是吃亏了。”

    宁凡眼中寒芒连闪,他可不是一个喜欢被人追杀、被人欺负的人。

    鹰扬尊者、尸奴王不好对付,眼前的花火、柯比雄则不同!

    “等等,不要冲动!”雷泽老祖闻言,面色大变,想要阻止宁凡,却为时已晚。

    宁凡身形一晃,已冲出龙卷风的风力,煞气腾腾地朝花火、柯比雄飞了过去!

    那是何等滔天的煞气!

    那是连准圣都斩过的凶戾!

    一瞬间,原本自信满满的花火、柯比雄皆是面色大变。

    一万四千八百劫的法力气息!

    连准圣都斩过的煞气!

    头顶上三个血红的大字,更是增添了宁凡的凶焰!

    宁凡的气势太过恐怖,根本不是他们这种新晋准圣、融合准圣可以承受的,单论魔性程度,甚至还要比雷泽老祖这种非魔道修士可怕数倍!不过花火和柯比雄深信,准圣这一层次的交战,就算实力不如对方,也不可能被秒,君不见,就连银甲准圣这等水货,都能和宁凡战上半个时辰,他们只需要拖延少许时间,等鹰扬尊者带着尸奴王追来此地,便可以多欺少碾压宁凡了!

    “臭小子!上一次没和你打起来,这一次便让我们好好战上一场!”

    柯比雄一声大吼,化作流光率先冲向宁凡,可惜还没近身,就被一道从虚空中打出的巨大拳影轰飞!

    继而,不灭吸魂树人满目无情,从虚空中走出,在吸魂树人背后,还有不灭墨麒麟、不灭万圣龙王随同!

    “这小子,居然早在敌人现身的瞬间,就偷偷在虚空中召唤了冥界鬼花,好可怕的心机,他从一开始就打算和这二人交手吗!”雷泽老祖咋舌不已。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

    柯比雄被宁凡偷偷召唤的不灭鬼卒轰飞、缠住,宁凡本人则瞬间冲到了花火身边!

    见此一幕,雷泽老祖哪里还敢怠慢,身形一晃便要去援助宁凡。

    “不好,这小子大意了!圣蚁宗的皇女花火近身蚁毒极其恐怖,他若是远程对攻也就罢了,若是近身肉搏,绝对会吃大亏!”

    可他无法援助宁凡!

    极远处,鹰扬尊者虽然人还未到,但却祭出了一道银芒,将雷泽老祖的双脚缠住了。

    那银芒,是鹰扬尊者的本命法宝——束仙丝!

    被此丝缠住,以雷泽老祖的强横,都无法在短时间内挣脱,只能眼睁睁看着宁凡和花火近身打起来!

    “鹰扬狗杂毛,你找死!”雷泽老祖勃然大怒,他不容宁凡有任何闪失,不容!

    “呵呵,谁死谁活可不一定。雷泽老儿,该死的,是你!”鹰扬尊者冷笑道。

    咚咚咚!

    尸奴王载着鹰扬尊者,巨大的脚掌在火焰大地上狂奔,每一步都会在火焰大地上留下十万多丈的巨大脚印,地动山摇!

    以尸奴王全力奔跑的速度,再有三十息,他就能追到宁凡等人跟前了!

    届时,鹰扬尊者和尸奴王就会参与围攻宁凡的行动,只是…罪人宁凡能在花火殿下的剧毒之下,清醒三十息么…怕是要不了几息,就会被花火殿下擒走吧…

    “此子不知花火殿下底细,选择近身肉搏,乃是取死之道!”鹰扬尊者不屑道。

    果不其然,花火才刚刚和宁凡对轰了两拳,就使出杀手锏了!

    五毒化仙罩!

    但见花火体内忽然毒力狂涌,其毒力化作一个千丈见方的光罩,将周身团团罩住。

    选择和花火近身缠斗的宁凡,自然也被罩入其中,但却面色如常,视那滚滚毒力有如无物。

    敌人的毒力似乎很厉害呢,效果不是将敌人毒杀,而是…麻痹!这是一种麻痹之毒,毒力极其恐怖,只一丝便足以麻痹仙帝!若是陷入到化仙罩内,承受成百上千缕毒力的攻击,强如准圣也有可能被花火一招麻痹,直接擒回家去。

    可惜,宁凡不是普通人,他的毒抗十分恐怖。除非是那种一阶准圣中的顶级毒修高手,否则根本毒不到宁凡分毫。花火?一个刚刚晋入准圣没多少年的毒道新人而已,想要毒伤他,还需要再苦修几千万年呢。

    “不可能!你已进入我的五毒化仙罩范围,为何毫发不损!这不可能!”花火惊得花容失色。

    须知就算是一万三四千劫法力的准圣,入了她化仙罩范围,也要掉层皮的。想要无视她的毒力,只法力浑厚是不够的,必须对于毒之一道修行极深。很显然,宁凡的一身毒道并不弱于她,也因如此,她引以为傲的毒力对宁凡极难奏效。

    “这就是你的底牌手段么…若你只有这点本领,那么这一切可以结束了。大意的,是你。”宁凡无情道,十字光环骤然开启!

    不是他大意闯入花火的近身范围,那些敢和他近身打斗的人,才是真的大意!

    界河上的异族一个个有符箓护身,不惧十字光环的定身效果,可那也是在宁凡十字光环名声打响以后,才有的事情。

    他在北天的凶名,根本还没有打响!

    北天的人,也根本不知道世间有十字光环这么犯规的技能!

    当宁凡的十字光环开启,当花火被十字光环一息成百上千次的定天术定得无法动弹,她骇然了!

    仿定轮回术她不惧!

    但出手频率高到如此程度的仿定轮回术,她还是头一次遇到,根本无法在这等神通之下动弹半分!

    幸运的是,她也有底牌在手,只是需要三息左右的时间发动。只要底牌一用,她可无视定身,飞离十字光环的封锁范围!

    花火自问,以她准圣修为,就算站着不动承受宁凡三息攻击,也不至于丧命的。准圣就是这么硬气!三息之后,她大可易地再战!

    “你这十字光环当真逆天,竟给我一种圣人环的感觉,太过诡异!这一次确实是本公主大意,但你若以为堂堂准圣会被如此小道算计,便大错特错了!蚁之祖力,发动!”

    “哈哈,本公主的祖力已经发动,你的末日就要到了!”

    “蝼蚁之辈,也敢与我圣蚁宗为敌,本公主会让你知道,得罪圣蚁宗的代价!”

    花火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凶芒毕露!似有什么恐怖气息,正在她的法力催动下,从其体内苏醒!

    宁凡目光微微一变,那气息带给他颇为危险的感觉,倘若真给花火几息时间,任她将那物催动,他可能真要吃亏。

    偏偏就算花火真的站着不动让他砍,他也不可能数息之内砍死一个准圣…准圣哪有那么好杀,银甲准圣完全被他碾压,还浪费了他半个时辰来斩杀呢,他生生用了半个时辰,才磨光银甲准圣的气血…

    宁凡没有使用十字光环的神通集火攻击花火,这样没用,就算是神通集火,短时间也干不掉准圣。

    宁凡的所有正常手段,都不可能在熟悉内干掉花火,阻止她逃出十字光环的定身。

    既如此,那便使用非正常手段好了。

    宁凡使用了一种比任何神通都快速、简洁、有效的手段,轻轻一个手指,点在了花火的唇上。

    “闭嘴,你太吵了!”

    一股庞大的魅术之力,顺着花火的唇,侵入她的体内。

    她的法力紊乱了!

    法力一乱,她就无法调动法力来发动蚁之祖力了!

    祖力发动失败!

    她没有其他手段摆脱十字光环一息几千次的定身!

    她被傻子一样定死在了十字光环内部!

    虽说她准圣气血极为强大,不会在短时间内被宁凡斩杀,可宁凡,也没有使用任何手段来斩杀她!

    反而使用了极为卑鄙、下流、无耻的魅术!

    她是准圣,不至于一中魅术就倒,但在十字光环的定身之下,她无法闪避,吃了大亏。

    她体内法力想要反抗那股魅术力量,但最终,还是一点点被宁凡的魅术力量压制,封印!

    十息!

    只用了十息,宁凡就在十字光环之内,封印了花火的全部法力!

    只用了十息,他就活捉了一个女准圣,这还是他第一次捉准圣层次的鼎炉!若是采补…宁凡不敢想象他的法力会有何等暴涨!

    既然圣蚁宗执意要追杀他,也就不要怪他行事狠辣了!管你是皇女还是废帝,都别想逃!

    “恭喜你成为宁某来到北天以后,捉到的第一个鼎炉!你是叫花火是吧,这名字挺好听的。”

    在花火羞耻、愤怒、震惊、后悔的复杂目光中,宁凡连花火的语言能力都封印了,直接将花火扔进了玄阴界,关进了忏罪宫。

    准圣距离圣人不远了,一言一行都是法则,封印花火的语言能力,也是为了避免此女言出法随,又使出什么自保手段逃脱…

    “不、不可能!”

    这一刻,雷泽老祖也好,鹰扬尊者、柯比雄也罢,全部被宁凡十息生擒一名准圣的举动震撼了!

    就算花火是新晋准圣,也不该被人十息擒下吧!宁凡是如何做到了!隔着十字光环,他们感觉不到细节,就看到宁凡一个指头点下去,花火就缴械投降了…

    一指擒准圣!难道此子居然是…远古大修!

    “所有人注意!行凶者修为严重低估,他是一个疑似远古大修的存在!不要落单!无论如何都不要落单!尤其是不能让其他几名蚁后候选者落单!花火殿下她…她被敌人生擒了!只在敌人受伤支撑了十息!”

    鹰扬尊者颤抖着语气,将这一情报传至地渊十二层每一个角落。

    霎时间,原本气势汹汹赶着趟追杀宁凡的光蚁强者,全都面色剧变,有了胆寒!

    就连光蚁族的最强者——阴母大祭司,也被这一消息惊得花容失色!

    “远古大修!对方怎么可能是远古大修!我那天意红名之术一经种下,可大致感知对方修为,对方法力绝对只是一万五千劫左右而已…怎么可能是远古大修!难道他有足以欺瞒天意的隐藏之术…鹰扬是绝不可能说谎的,我能感知得到,花火的气息确实是从十二层消失了,看来真的被对方一招擒拿了!便是二阶准圣中的顶尖高手,也不可能一招擒拿准圣的,对方…真的是远古大修吗!四天的远古大修根本没有此人,此人是谁!他偏偏挑这个时间出现,难道是冲着蚁后之争而来!他和我圣蚁宗有何深仇大怨,要来坏我圣蚁宗大事!”

    无人知,宁凡是用了魅术小道,取巧干掉了花火。

    这也使得情报严重偏离了真实性,整个光蚁族上至阴母,下至普通光蚁,全部有了恐慌。

    人的名,树的影!倘若真有远古大修来灭圣蚁宗,没有任何一个光蚁强者敢无视这种威胁!

    这一刻,宁凡头顶的杀无赦三字,成了一个笑话!

    谁敢落单去追杀宁凡!

    反而要担心被宁凡逮着落单,一一灭杀吧!

    “尸奴王,你殿后!老夫先走,老夫必须走!”

    鹰扬尊者极其没有江湖道义,将尸奴王一扔,想要借尸奴王的力量阻拦宁凡这位“远古大修”,自己则远遁千里,试图集结数名准圣之后,再通过融合,前来与宁凡一战。

    这是一个错误的判断。

    也因为他的错误判断,光蚁族对宁凡的追杀,有了根本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