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道崛起 > 第322章血骨陨!
    “若我战死,崌岙你来守!”

    如同最后的诀别,名战神将踏在了虚空中,他手中的裂天虎斧被高高的举起。

    “诸位袍泽,随我出征!”

    轰隆隆!轰隆隆!

    刹那间,整座石城中四面八方都响起了战鼓之音,这一刻,石城在颤动,昏暗的洞虚路,被翻滚的血气撕裂。

    崌岙石城高大的石门爆发出轰鸣缓缓的打开,一名名人族族卫手握战戈踏步而出,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身上的血气勾连在一起,若浩瀚汪洋席卷了无边四方。

    血气激荡着云霄,名战神将统御三十万人族族卫,直接搅动了漫天的风云血气,若龙盘虎踞血气,直透洞虚天穹,甚至渗透到了洞虚世界深处,朝着通路的另外一头冲击而去。

    炽盛的战血,哪怕是璀璨的洞虚极光都难以磨灭,三十万人齐声咆哮,声震天地,气势如龙。

    “出征!”

    此时的崌岙洞虚路,已经不是半月之前的崌岙,战场形势的瞬息万变,让人族崌岙洞虚路的征伐也随之变幻着,先前一系列的准备自然已经无法满足如今的战场情形。

    “纵使战至一兵一卒,必将以我血骨拖住妖兵犯境!”

    巨大的裂天虎斧朝着虚空横劈而下,狂暴的力量直接横扫了一片虚空血云。

    “这是我名战的誓言,以吾人血脉启誓,妖兵不退,誓不回故土!”

    “这是吾的承诺,以吾血脉启誓!”

    三十万人齐声大吼,血气烈烈,此刻这是属于名战神将的荣耀之时,亦是属于三十万人族族卫的荣耀。

    “人族!”

    轰隆隆!

    大地震动,三十万人族族卫化为了黑色的洪流奔腾游弋,在略微起伏的大地上,宛若汪洋中的大浪,一浪接着一浪,朝着洞虚路的尽头的方向滚滚而去。

    “人族!”

    崌山城中,青阳桓立于石城之上,同样大喝,瞳孔深处不断看着的远去的人族族卫。

    名战神将所统御的三十万之众的族卫,自然不是迎头撞向洞虚路外的妖族,凭借这三十万之众族卫也不可能抗衡那般数量的妖族。

    这三十万之众的族卫是要祸乱妖土,策应崌岙洞虚路的防御,相比于先前的数万游侠,三十万成建制的人族族卫踏落妖土,必然会引动动荡。

    既然妖族敢犯人族,人族族卫自然也将踏临妖土,这是比拼血腥的时代,唯有战刀才能带来慰藉,以杀止杀。

    “哼,不自量力,想要抵抗我妖族大军,就用你们的血骨来填吧!”

    似乎是洞虚路上的血气暴动,传递到了妖土之上,一道霸道无比的声音,如同天音降世,又如同是九天神雷炸响,从无尽时空深处降临而下。

    轰隆隆!

    刹那间,崌岙洞虚路壁障之上,如同有黑光临空,一道模糊的凝固在壁障之上,仿佛是一座天穹压塌了下来。

    就在所有人心神狂震,忍不住拜服之时,这道浮盈而出的轮廓消失,原本压迫心神的气息大部分被席卷一空。

    咔嚓!

    然而哪怕是如此,整条洞虚路上依旧传来一道清晰无比的碎裂声响,裂缝不是来自洞虚路尽头的封禁巨石,而是来自洞虚路天穹壁障。

    虚空中布满了狰狞的裂缝,一道又一道蔓延开来,如同让人惊悚的大蟒,席卷起了漫天的银色风暴。

    霸道的声音落下之后,便是陷入了沉寂,唯有留下整个破裂的洞虚路天穹。

    这短短的一瞬间,青阳桓感受到了两道恐怖的气机一闪而逝,其中一道是属于人族,另外一道自然是属于妖族某一位妖王,两为王者似乎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咔嚓!咔嚓!咔嚓!

    然而恐怖的气息消失,破碎的虚空壁障却是在不断的延伸中,所过之处将虚空都给磨灭,无尽的威压降临之下,卷起了阵阵浪潮。

    噗噗噗……啊啊啊……

    顷刻间,无数哀鸿声从名战神将所统御的三十万人族族卫中响起,虚空大裂缝,如同恐怖的古老大凶张开的血盆大口,直接将如同黑色浪潮的人族族卫给咬掉一口。

    “散开!”

    “快散开!”

    漫天的血色洒落,顷刻积蓄成了血雨滴落而下,破碎的时空碎片,朝着下方蔓延,撕开了洞虚路上的大地,山峦,如同最为锋利的刀,割裂着所有触碰到的一切。

    浑身缭绕起炽盛火焰的名战神将,这一次全身沾染了殷红的血雨,仅仅是刹那间,就有数万族卫被生生吞噬一空,让他的身上气息变得暴虐起来。

    作为尧山神将,名战神将嘴中大吼,手中的巨斧不断朝着四面八方劈砍而下,斩断席卷而来的乱流,竭力庇护着周围的人族族卫。

    轰隆隆!

    等到撕开的大裂缝不在狂暴之时,他的身上浮盈起了炽盛的银光,一枚银色的骨纹阵符被他抛了出来。

    进而阵符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放大,炽盛的银光如同分割开了乱流一般,上撑乱流,下压大地,在漫天的破败中,镇压出了万丈方圆的平静之地。

    虚空挪移大阵!

    同样的大阵显化,让原本有些趋于平静的虚空再次暴动起来。

    轰隆隆!

    一道道银龙舞动化为的阵法光柱,冲开了狂暴的乱流,紫电横空照破洞虚。

    同时也引动了洞虚路极巅不断有落雷坠落,狂暴的雷霆之下,一些冲向阵台的人族族卫,再次被滚滚落雷劈成了虚无。

    “诸袍泽,随本将踏入妖土!”

    染血的名战神将,竭力支撑着整座大阵,在他的周围不断的有哀鸿声响起。

    或是远处,或是近在咫尺,不断有身影被碾碎撕碎,而他的一双眸子中灼烧着炽盛的火焰,看不到丝毫的波动。

    崌山城头。

    这一刻,青阳桓身躯颤动,看着远方那接天连地的银光大阵,破败的虚空碎片如同狂魔一般吞噬着族卫的生命。

    呼吸间,数万人喋血,真正的尸骨无存!

    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无助中咆哮嘶吼却无能为力,这才刚刚开始,就感受到了族战之中的残酷。

    风起云涌,血色狂舞,用血骨在铸就的杀伐。

    “镇守,救人,快救人!”

    “救救我们的兄弟,救救我们的袍泽!”

    眨眼间的喋血,哪怕是最为强硬的汉子,面对这样的杀伐之下,同样双眸赤红。

    “镇守大人,救救我们的兄弟,离得还不远,我带人只需要一个冲刺,就能将那些受伤的兄弟带回来!”

    “镇守!”

    妖王突然的现身,仅仅是散发的一丝气机,就让洞虚路承受不住。

    骤然间的冲击之下,破碎的虚空乱流不仅仅是一口咬掉了数万人族族卫,引动的虚空破碎,更是让数不清的人族族卫受创,纷纷坠落下方大地。

    这些个受创的人族族卫,浑身染血,甚至有些全身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割痕,深可露骨,更不要提这些断臂残肢,在地面上翻滚的人了。

    没有转身,青阳桓就能够感受到背后一一道道炽盛的眸光,仿佛要将他给融化。

    数万袍泽就这样眼睁睁陨落自己眼前,他们还没有去杀妖族,他们还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就死无葬身之地。

    受创的那些族卫,一个个染血砸落破败的荒野,哀鸿声哪怕是隔着许远的距离,依旧传递到了城中,每一道哀鸿声,都如同一柄尖刀刺穿城中武者的血肉。

    “镇守,我鹰扬卫只需要一刻钟,只要一刻钟的时间,就足以!”

    鹰扬战将踏步而出,大汉的眼中带着灼热,死死地盯着青阳桓。

    “只需要一刻钟,我就能带回来大部分受伤的袍泽兄弟,镇守开城吧!”

    立在城头,兽袍之下手掌紧握,青阳桓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砰砰的心跳,每一次跳动都让他的身子颤动一下。

    “不准去!”

    “凡私自出城者,诛杀!”

    一字一顿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递而出,顷刻间,崌岙石城中央的石塔上方,紫色星辰爆闪,紫光铺开笼罩了整座石城。

    不救!

    立在青阳桓身后的诸多武者,一个个眸子狰狞,恨恨的大吼,甚至于捶胸大喊。

    就这样名战神将所带领的经历摧残的族卫,逐步了银色的大阵中,然而短短的时间之内,原本三十万之众的人族族卫,足有三分之一喋血。

    血淋漓的现实不断的冲击着所有人的心神。

    轰隆隆!

    然而还没有等到名战神将统御的族卫完全进入大阵,整个洞虚路剧烈的颤动起来,进而如同山崩地裂一般,虚空大地都在晃动。

    “杀!”

    一道杀音仿佛是贯穿了寰宇,滚滚妖气激荡了苍穹,无形的气势从洞虚路尽头,朝着崌山城席卷而来,所过之处冲击着一切,澎湃的妖气透过了阻隔,直接压倒了城头。

    咔嚓!

    在石城百里之外,足有数千丈大小虚空扭曲,一头巨大无比的黝黑大龙直接打穿而来,铺就了一条虚空通路。

    不仅如此,打穿到了崌岙洞虚路的黝黑大龙,更是分开了数个方向,从洞虚路上再次打穿而出,显然是通向了尧山人族大地。